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武夷山旅游中秋
快速鏈接:武夷水秀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景區門票預訂和九曲溪竹筏票預訂】!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印象大紅袍門票預訂】,提供免費送票服務!

《走遍中國——武夷山茶文化》解說詞
第三集:茶路風云

  1662年的英國皇宮,一場規模盛大的婚禮正在舉行。葡萄牙公主凱瑟琳將要嫁給英國國王查理二世。在婚禮的宴會上,賓客們驚奇地得知,凱瑟琳頻頻舉起的高腳杯中并不是葡萄酒,而是一種從未聽說過的,來自古老中國的神秘飲料,叫做紅茶。這位酷愛中國紅茶的凱瑟琳,因此多了一個“紅茶皇后”的美稱。在隨后的幾百年間,凱瑟琳的畫像經常出現在英國各類紅茶的包裝盒上。由于她的緣故,紅茶首次在英國宮廷中亮相。不過,英國人并不知道,這種遠道而來的紅茶在中國的誕生有著一段不同尋常的傳奇經歷。

  在武夷山的桐木村,長久以來流傳著一個古老的傳說。明朝末年,武夷山已經開始生產半發酵的烏龍茶,但是由于桐木村海拔比較高,夜晚氣溫低,發酵非常困難。有一天,一只來自北方的軍隊路過桐木村的茶廠時,便駐扎了下來。由于正值采茶時節,茶廠鋪滿了綠色的茶青。大面積的茶青被壓在士兵的身體之下,經過幾天的反復踐踏,錯過了半發酵的制茶時機,反而得以完全發酵。

  當軍隊離開之后,心急如焚的茶農立刻把這些茶葉收集起來,為了減少損失,盡快把茶賣出去,他們試著用柴火把茶烘干。

  吳錫端(中國茶葉流通協會秘書長):“他們用了一個未干的松枝,來進行烘茶,這個未干的松枝在燃燒的過程中,就會有松煙,這個松煙充滿了滿屋,沒想到這個松煙被茶葉吸收了以后,產生了一個獨特的味道,獨特的香氣。”

  當年,這批茶被當作是制作失敗的次等茶,運到遠處的茶市上以很低的價錢賣掉。讓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年,許多人出三倍的價錢專門訂購這種茶。于是,當地人便將錯就錯,按照全發酵的方法制作出了一種前所未有的茶,起名叫“正山小種”。

  武夷山桐木村的茶工絕對不會想到,在他們手中誕生的“正山小種”,開辟了茶葉史上一個全新的類別。在隨后幾百年中,“正山小種”成為風靡全世界的所有紅茶的祖先。

  吳雅真(福建省茶文化研究會副會長):“它有一個很特別的,就是帶一點桂圓香,而且有一點淡淡的那個煙的味道,因為它是用松木去熏的,所以它很有特色。另外呢,我覺得正山小種紅茶就紅茶而言呢,它的顏色也很美,有一點像瑪瑙的顏色。”

  雖然紅茶的誕生充滿著偶然性,不過在當時的世界,卻可以說生逢其時。十七世紀初,歐洲國家正在積極投身于航海大發現。葡萄牙,荷蘭的船隊先后到達遠東,東西方海外貿易就在那時開始興起。絲綢,瓷器和各種茶葉成為最讓這些西方的探路者癡迷的物品。據史料記載,康熙五年,荷蘭東印度公司首次把少量的“正山小種”紅茶帶回了歐洲。

  鄒新球(武夷山自然保護區管理局茶葉專家):“荷蘭人把這個茶葉傳到法國、德國和英國幾乎是同時,但是紅茶在德國和法國的傳播過程中就沒有那么幸運了,因為在德國當地的啤酒文化已經扎下根來了,特別是紅茶當時又比較的昂貴,所以很難在普通的百姓中扎下根來,同樣的道理,它在法國、意大利和西班牙這樣的地中海葡萄酒文化群中,它同樣也傳播不順利。但唯獨傳到英國以后,情況不同。”

  與歐洲大陸的水質不同,英國的水質普遍較軟,適合沖泡飲料。當紅茶在英國被沖泡起來,桂圓香的味道得到充分地發揮。再加上凱瑟琳皇后的親身示范,紅茶作為一種奢華和尊貴的象征,很快在英國的上流社會中風靡起來。在當時,歐洲人對于遙遠的東方世界充滿了好奇。于是,關于中國的奇幻想象也在這杯瑪瑙色的武夷紅茶中得以無限地放大。

  由于紅茶生意主要由荷蘭人壟斷,在英國,紅茶的賣價極其昂貴。當時有一種說法叫做“擲銀三塊,飲茶一盅”。隨著英國國力的逐步增強,英荷兩國的海外貿易競爭越來越激烈。在十七世紀中后期,這兩個歐洲當時最強大的國家終于兵戎相見。在近二十年的時間里,經過三次英荷戰爭,英國徹底打敗了荷蘭,從此之后,確立了海上霸主的地位。

  吳錫端:“那么英國取代荷蘭之后,有一個大的變化,就是從那以后,茶葉的價格開始下降了很多,中國的茶源源不斷地流到歐洲去了,茶葉就在歐洲普及開來。”

  茶葉慢慢地改變了歐洲人的口味,同時歐洲人的需求也在悄悄地影響著著中國的茶葉生產。在武夷山的星村,有一座閩北最大的媽祖廟,叫做天上宮。眾所周知,媽祖是海上的保護神,而星村處于內陸的深山之中,與大海相距甚遠。那么,為什么會在這里出現一座規模如此雄偉的媽祖廟呢?

  每年的4月,來自太平洋的溫濕季風,為福建武夷山區帶來了開年的第一場雨。武夷春茶迎來了一年最重要的采摘季。清晨,桐木村的茶農將頂著露水的三片鮮嫩茶葉摘下。整個早上,他們每人只能采摘不到兩斤的茶葉。到了中午時分,這些新鮮的茶葉就會沿著蜿蜒崎嶇的山道,被送到附近的星村鎮。

  兩百多年前,星村是武夷山僅次于下梅村的第二大茶葉集市,每年第一場春雨過后,茶葉開埠,這里就開始熱鬧起來,南來北往的茶商紛紛聚集。清人劉靖曾經記述:“山之第九曲處有星村鎮,為行家萃聚。”在這里,那些新鮮的茶葉被制作、包裝成武夷紅茶。隨后,一部分被運到下梅村,經過晉商的調配,踏上了遠赴俄羅斯的萬里茶路。

  另外一部分紅茶由閩南或閩西的商人通過九曲溪,沿著閩江運到福州,然后再運至廈門出售給歐洲的商船。

  由于長期出海,為了行船安全,經營茶葉的閩西汀州人特別信奉媽祖。當年他們集資修建汀州會館的時候,就特意把會館建成了媽祖廟的樣子。

  1706年,武夷山僧人釋超全在他的一篇《安溪茶歌》中提到:紅茶大都由漳州人制作,紫豪和白豪是其中最主要的品種。這些茶在廈門以非常高的價格賣給歐洲人。從中不難看出,當時,武夷山生產的紅茶已經滿足不了海外急劇擴大的需求,廈門附近的很多地方開始效法武夷山制作紅茶。在那時,武夷茶有了一個享譽世界的英文稱呼。

  鄒新球:“因為閩南廈門人稱武夷茶就是‘bohea’,這樣一種語音的話把它轉化過去,轉化成英文的話就是BOHEA TEA ,這個詞起源得比較早,這也印證了英國人1689年首先靠近廈門港,直接裝運紅茶,在1692年就出現了這個單詞。”

  18世紀中葉,植物分類學的奠基人林奈將茶樹分為兩種,一種是綠茶,另一種就叫做武夷茶。這個分類法至今植物學界都在沿用。

  鄒新球:“到了安妮女王的時候,推崇了以茶代酒,因為酒產生了很多的社會問題,打架斗毆,包括一些犯罪等等這些現象,以茶代酒,這樣逐步傳播開來,整個英國社會普遍地開始飲用紅茶。飲用紅茶給英國人帶來了健康和歡樂,對于英國國民性格的改變也起了很大的一個作用。”

  在英國,當主人用武夷茶招待客人時,客人一定要起立致敬,以表達感謝。飲茶不僅是一種高雅的生活方式,也成為大英帝國的新式教育,并且迅速升華為關于教養的隆重儀式,優化著從王公貴族到普通人民的日常舉止。一種獨特而又豐富的英式紅茶文化逐漸形成。

  陳宗懋(中國工程院院士):“在全世界,如果按人口平均每人的飲茶量來講,英國是在前幾位的。每天規定有TEATIME,上午規定一個時間,下午一個時間。”

  童啟慶(中國國際茶文化研究會顧問):“英國有一年要找英國的象征,用什么來象征,有的人就提,把英國的下午茶作為英國的代表。”

  AnneshkaBrown(武夷學院澳籍教師):“我們采用的是英式傳統。先將牛奶放入杯中,也就是說先放奶后放茶。我們用一個大的茶壺,可以一次喝一大口,而不是用小杯喝。所以我們一次將所需要的牛奶、糖和茶放入杯中,然后用大杯喝。”

  安妮莎卡是來自澳大利亞的教師,任教于武夷山腳下的一所大學。由于經常要和不同國家的朋友交流,對于她來說,英式紅茶和中國茶都是每天生活中必不可少的內容。在品味兩種不同飲茶方式的同時,也品味著東西方兩種不同的文化。

  AnneshkaBrown:“這有很大的不同。在中國一般都是家庭成員和客人一起飲茶,我從沒看到他們自己在一旁獨自喝茶。同時也非常講究泡茶的禮節。這是一種藝術。人們都自己泡茶,這很特別。”

  英國人對于紅茶的酷愛,激發了歐洲許多國家販運紅茶的熱情。1745年,瑞典著名的大型遠洋商船“哥德堡號”抵達中國進行貿易,從這張哥德堡號的運貨單中可以看出,武夷茶占了相當大的數量。然而,這艘見證了中瑞兩國最早友好交往的輪船,在返航途中即將到達瑞典海岸的地方,不幸觸礁沉沒。這成為世界航運史上最讓人惋惜的一件事。

  鄒新球:“十八世紀這個武夷茶曾經代表了中國茶的總稱,因為當時在十八世紀的時候紅茶的貿易急劇地擴大,需要的茶葉的數量非常巨大,單單武夷山這個地區已經不能滿足需要了,首先茶葉由北而南從武夷山一直擴展到廈門附近的同安、安溪這一帶,但是當時都必須打上武夷紅茶才能夠出口。”

  那時,紅茶的生產,已經遍及福建全省,甚至擴展到江西、安徽、廣東等地。武夷茶的行情日益見好,越來越多的茶農們都加入到紅茶的生產中。然而,他們不知道,因為武夷茶的緣故,日常生活中普遍流通的白銀竟然來自地球的另一端,他們更不知道,從那一刻起,自己已經進入了國際貿易的大循環。

  鄒新球:“為了購買越來越多的中國茶,它(英國)尋找了各種商品,但是都不能夠被中國人接受,所以早期的時候只得用白銀運往中國來購買茶葉。當時在十八世紀時候的商船,由歐洲開往中國來的商船幾乎裝載的都是白銀,通常整船的貨物當中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白銀,大概百分之十左右才是其它的物品。據有關資料的統計,整個十八世紀歐洲運往中國的白銀達到1.7億兩。”

  十八世紀,美洲作為英國的殖民地,是全球最大的白銀產地。每年這里產出的白銀,有一半最終留在了中國。到了18世紀70年代,美洲的白銀產量持續減產,英國人依靠白銀購買茶葉變得越來越困難。因茶葉而出現的白銀危機即將在北美洲引發一件大事情。

  為了獲取更多的白銀,英國東印度公司通過法令,要壟斷北美的茶葉貿易,這引起了北美人民的強烈反抗。他們組織了許多以沖破壟斷為宗旨的秘密社團,其中以波士頓茶葉黨最為著名。1773年12月16日,波士頓茶葉黨成員秘密登上了東印度公司的茶葉貨船,將成箱的茶葉倒入海中,這就是著名的波士頓傾茶事件,這件事最終成為美國獨立戰爭的導火索。

  十一年之后,獲得獨立的美國,建造了一艘叫做“中國皇后號”的貨輪,來到中國進口了大量武夷茶。這是中美關系史上最早的記載。從此以后,武夷茶源源不斷地進入北美市場。

  十九世紀初,英國率先完成了工業革命,建立起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對于生產能力激增的英國來說,擴大世界市場是它最急迫的愿望。中國的鄰邦印度已經成為英國掠奪原材料,傾銷工業品的殖民地。為了扭轉因茶葉而產生的巨大貿易逆差,英國殖民者,悄悄地在印度為中國人生產了一種特殊的商品,鴉片。

  鄒新球:“在英國東印度公司是1773年取得了鴉片的專賣權,在這個鴉片的貿易中他取得了巨額的利潤。到1804年左右的時候,它從歐洲運往中國的白銀就很少了,甚至幾乎都不運,到了1806年到1809年的時候,可以這么說,這個鴉片貿易大發展起來,他們已經造成了中國的金銀倒流回去了。”

  新興的資本主義體制與古老守舊的封建體制產生了不可回避的的矛盾,而這種矛盾在當時的英國和清王朝之間表現為關于鴉片和茶葉的激烈沖突。1840年,中英鴉片戰爭爆發,英國最終用堅船利炮打開了古老中國的大門。清政府被迫與英國議和。作為勝利者,英國人要求開放廣州、寧波、廈門、上海、福州五處作為通商口岸。

  當時,卸任的兩江總督梁章矩在一封寫給福建巡撫劉鴻翔的信中,極力反對開放福州作為通商口岸。他寫到:該夷所需者,中國之茶葉。而崇安所產,尤該夷所醉心。梁章矩所指的崇安就是今天的武夷山。

  肖天喜(武夷山市政協主席):“當時五口通商,福建就占了兩個口岸,一個廈門口岸,一個福州口岸,英商堅持開福州口岸的時候,主要目的就是運輸武夷茶,包括武夷山周邊的,也包括整個福建的茶葉,都從福州的口岸出去的。”

  這是1844年英國人在福州最早開辦的負責茶葉貿易的洋行。梁章矩的大聲疾呼最終成為無聲的吶喊。鴉片戰爭之后,英國的洋行逐步控制了武夷茶的外貿生意。從1856年開始,絕大多數武夷茶從福州運往歐洲各國,每年輸出量占全國茶葉輸出總量的70%%以上。福州成為世界“茶港”。

  就在同一時期,外國列強開始對中國進行經濟滲透,不僅獲得了在華開設茶廠的權力,而且還以極低的稅率進行茶葉出口。向俄羅斯出口茶葉的晉商逐漸失去優勢,中國內陸曾經繁華了上百年的“萬里茶路”走向衰落。

  然而,對于英國人來說,關于中國紅茶的占有計劃還沒有最終結束。英國達爾豪西侯爵發給他派往中國的間諜一道命令:“你必須從中國盛產茶葉的地區挑選出最好的茶樹種子,你還必須盡一切努力招聘一些有經驗的種茶人和茶葉加工者。”這道命令的接收者是一個36歲的英國植物學家羅伯特福瓊。為了永遠地打破中國對茶葉制作技術的壟斷,英國開始實施蓄謀已久的移植茶葉的計劃。

  這是一幅完成于1843年的手繪風景畫,畫中這個美麗的地方是中國福建的武夷山。這幅畫的作者就是羅伯特福瓊。1843年的夏天,當福瓊在武夷山九曲溪的竹筏上,繪制這幅畫的時候,中英鴉片戰爭的硝煙還未完全散盡。此時,藍眼睛黃頭發的西方人在中國活動,隨時都會遭遇巨大的危險,不過,此時的福瓊卻欣喜若狂,因為他在這里找到了最優質茶葉的種植區。

  五年之后,福瓊把自己裝扮成中國人的模樣,又一次悄悄來到武夷山。這回,他不僅詳細記錄了武夷茶的制作工藝,還購買了大量的茶樹種子,并且用高價招募了八個當地的制茶工人。這些茶工并不知道,這位長相奇特的雇主將要把他們帶到遙遠的異國他鄉。回到英國后,福瓊出版了一本游記《茶國之行》。然而,在這本書中,關于竊取茶葉技術的細節被小心地回避了,那八個武夷山的茶工也下落不明。

  2009年,武夷山的桐木村迎來了一位來自印度大吉嶺地區的茶葉專家羅禪。大吉嶺位于印度北部喜馬拉雅山麓,是印度最富盛名的優質茶產區。羅禪來到中國,第一站就是福建的武夷山,對于他來說,這里是一個夢想了許多年的地方。而羅禪的到來,也為我們揭示了一百六十多年前,那八個被福瓊帶走的武夷山茶工的去向。

  RajivLochan(印度茶葉專家):“1842年,一位叫羅伯特福瓊的紳士從印度來到中國,尋找做紅茶的原料。他從香港輾轉到福建、浙江、安徽。但他發現將中國的茶完全帶走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想出了一個辦法,沿途收集各種茶種、采茶工具。同時,為了做茶,他還尋找了很多制茶工具和手藝人。這些人知道如何做茶。他將這些人和器物都帶回到了印度。這就是我們大吉嶺茶的來源。這就是大吉嶺王朝的開始。”

  羅禪告訴我們,在大吉嶺,運送上等的茶葉時不能讓茶筐著地,必須用一種特殊的方法背在身上,這是為了防止茶葉沾染泥土和灰塵。而這種方法的發明者,據說就是一百六十多年前來到印度的那些武夷山的茶工。

  RajivLochan:“太像大吉嶺茶了。這個茶葉可以做很好的大吉嶺茶。這么好的品質在其他地方難以見到。

  當我到這里,我就徑直走進來,坐在茶園中,品嘗茶葉,環顧四周,我明白了只有這樣的土地才能生長出如此好的茶葉。”

  由于福瓊的緣故,武夷茶在印度移植成功,之后,印度的茶葉種植面積迅速擴大,產量急劇躍升。50年之后,印度和斯里蘭卡的茶葉足以供應歐洲,英國不再向中國進口茶葉。

  事隔一百多年,羅禪把最上好的大吉嶺紅茶從印度帶到了武夷山,并且邀請桐木村世代制作正山小種紅茶的江家后人品嘗。

  印度紅茶和它的祖先中國的正山小種紅茶就這樣不期而遇了。

  江元勛(正山茶業有限公司董事長):“我感覺這個茶,在紅茶類當中,是我目前接觸到的,除了正山小種頂級的紅茶之外,就在功夫紅茶領域,是目前我接觸到的最好的。最好的同時我還有個感受就是,像您說的這個茶的底蘊里面仍然不失武夷茶的底蘊和香氣,還有正山小種的根在里面。雖然離開好幾百年了,可是它的中國味道還在。”

  RajivLochan:“我正是這個160年后將中國茶重新帶回中國的人。我也想未來將中國茶帶到世界上去。”

轉載文章請注明來源『武夷山旅游資訊網』并做好鏈接,謝謝支持!

·前一篇文章:《走遍中國武夷山茶文化》解說詞第一集:武夷問茶
·下一篇文章:《走遍中國武夷山茶文化》解說詞第四集:茶風古韻

.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