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武夷山旅游中秋
快速鏈接:武夷水秀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景區門票預訂和九曲溪竹筏票預訂】!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印象大紅袍門票預訂】,提供免費送票服務!

朱熹在閩北——《走遍中國—南平》電視解說詞

  一群學者鄉間采風,收獲了怎樣的意外驚喜?理學大師朱熹的故里,究竟隱藏著多少玄機?一代巨匠的生活道路上又經歷了什么風風雨雨?敬請收看《走遍中國——南平》之“朱熹在閩北”。

  正是草長鶯飛的時節,武夷山腳下五夫里鎮的田間小路上,來了一批特殊的客人。他們都是研究中國傳統文化的專家學者,剛剛開過一個學術研討會后,特地來到古代理學大師朱熹曾經生活過的五夫里鎮采風,鄉間看到的一切都讓他們感到既熟悉又新鮮。這些學者們沒有想到,就在前方朱熹的故居紫陽樓,還會有一個意外的驚喜在等待著他們。利用吃午飯前的一點空隙時間,一位儒學專家向我們簡單介紹了一下朱熹。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朱熹是我國南宋時期偉大的思想家和學問家。他也是繼孔子之后,我們國家最重要的儒家人物。他一生著述豐富,形成了一個博大精深的理學體系,對中國的社會,產生了全面的影響,這種影響一直到現在,還仍然保存著。”

  朱熹七十多歲的輝煌一生,在福建省的武夷山一帶度過了五十多個春秋,其中僅在五夫里這個小鎮就居住了四十多年。可以說,正是武夷山的這一方水土,養育出了這位中國歷史上的文化巨人。賓客們在飽覽了五夫里鎮迷人的景色之后,來到朱熹故居紫陽樓用餐。

  姜立煌(武夷山市五夫里朱熹故居管理員):“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

  本來以為只是一頓簡單的午飯,讓這些見多識廣的學者們感到吃驚的是,端上來的竟然會是一大桌如此豐盛的朱子家宴。

  姜立煌(武夷山市五夫里朱熹故居管理員):“第一道菜就是太極翡翠絲,第二道菜就是太極魚,第三道菜是那個方塘珍珠,第四道菜是方塘游龍,第五道菜是方塘金秋。”

  作為一個飽讀詩書的大儒,中國歷史上的思想文化巨人,過去胡仲平一直以為朱熹是個遠離生活的書呆子。出乎他的意料之外,朱熹原來還是一個如此熱愛生活的人,就連他家里的日常飯菜也蘊涵著深刻的寓意。

  姜立煌(武夷山市五夫里朱熹故居管理員):“這一道是文公菜。文公呢,就是朱熹,后世很多皇帝都封他為朱文公。因為這道菜當年是他所創的,所以一半是為了紀念他,把這一道菜叫文公菜。這道菜的底下還賦予它一定的涵義在里面:他把下面鋪上了一層花生,花生就是象征著祝你筆下生花,考試的時候對答如流,筆下生花。上面他撒上了一層青青的蔥花,這個青就代表了你去考書以后高中,榜上有名,平步青云。然后這個上面有一顆紅棗,就是祝你早日高中的意思。所以這道菜不僅賦予了朱熹為人師表,那種對學生弟子的體恤之情,也表達了這種儒家理念的致仕思想:讀書就是要去致仕,致仕才可以去平天下。”

  AnneshkaBrownStephenSklarow(武夷山學院教師):“朱子家宴,好看,好吃,有意義。”

  眼前所發生的這一切,讓博學多聞的專家學者們也感慨良多,朱熹作為一個古代大儒的刻板形象,在他們的心目中一下子變得鮮活起來。胡仲平敏銳地感覺到,就在這個古樸的五夫里鎮,一定還遺留著這位思想巨人其它一些未曾解讀的生活密碼,他決定留下來多住幾天。就是這么一個看似簡單的決定,使得朱熹一些遠不為人知的生活秘史,接二連三地浮出了水面。

  現在我們看到的紫陽樓是按照過去的樣式重新修建的。雖然是重建的故居,但布局設置卻復原了朱熹在世時的模樣,屋內通往二層的樓道口掛著一張厚厚的簾幕,平常的日子里,管理員是絕對不許一般人上樓的。

  原來,樓上當年是閨房,也就是朱熹的幾個女兒居住的地方。朱熹在世時提倡“存天理,滅人欲”,一般是不會輕易地讓自己的女兒下樓與別人攀談,讓外人一窺姿容的。女兒們在閨房里寂寞的時候也只能推開窗戶,遠遠地望一望樓下那喧囂的景致。自從姜立煌當上了紫陽樓的管理員之后,他就再不讓一般人上樓,小心翼翼地守護著朱熹老夫子這一塊圣潔的領地,只有像胡仲平這樣的貴客來到,才會被允許一窺簾幕后面的神秘世界。

  那么,像朱熹這樣的大學者,中國理學思想的集大成者,在一般人的心目中,所關心的應該是像宇宙天象與國家那樣的大事,可為什么他連男女交往這樣的世俗小事也要關心呢?

  胡仲平隨后考察到,在朱熹生活的南宋那樣一個特殊的年代,曾經出現過一個非常嚴峻的歷史局面:就連男女交往這樣一家一戶的小事,若積少成多,都有可能成為影響社稷穩定的大事。

  就在朱熹出生的公元1130年,南宋建炎四年,大宋江山已經到了生死存亡的嚴峻關頭。中原大地狼煙四起,北方的金兵南犯,倉皇南逃的宋王室在杭州建立了偏安政權,出現了宋金對峙的局面。是茍且求和,妥協投降,還是奮起抗金,收復中原,此時成為了朝野普遍關注的焦點。

  而以宋高宗趙構為首的南宋統治者卻沉醉于西子湖畔的歌舞聲中,醉生夢死。當時的一位詩人以悲憤而又無奈的筆調寫道“山外青山樓外樓,西湖歌舞幾時休。暖風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宋:林升)

  世風萎靡不振,朝野禮崩樂壞,人欲橫流。無論是挽國家于危亡,還是拯萬民于水火,都迫切地需要進行道德的重建,精神信念的再造,重新建立強有力的生活規范和民族自信心。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到了南宋的時候,國家又面臨一個生存的危機。在這么一個大背景下,有很多思想家,力圖給中華民族找一條新的出路。他們在學術上,開始重新對儒家思想進行反思跟總結。”

  周東遷而(孔)夫子出,宋南渡而(朱)文公生。生逢亂世的朱熹,自幼便隨家人四處避亂,受盡流離饑寒之苦,他的兩個哥哥先后夭折,多難的國事和家境,使得朱熹幼小的心靈萌生出對這個世界的諸多疑問。四歲那年,父親指著天對朱熹說“那是天”,想不到兒子卻問出了父親也回答不出的問題“天之上是何物呢?”就是這個關于“天理”的孩提之問,后來竟成了朱熹那龐大的理學思想體系的核心命題。

  朱熹天資聰穎,在他剛剛開始讀書的時候,時任朝廷四品承議郎的朱熹父親朱松,因反對賣國求和,遭到了主和派秦檜的排擠,忿然辭官南歸,舉家遷徙到位于閩北山區的建甌城,建甌城外的河灘上,至今還流傳著一段朱熹畫卦的傳奇故事。

  潘渭水(建甌市民俗學者):“朱松在朱熹七歲的時候,搬到建甌來了,就在水南那邊建了一個環溪精舍,到朱熹八歲的時候,他跟一些小朋友到這個沙灘上來玩,就坐在沙灘上,小孩子都愛在那沙灘上寫寫畫畫,朱熹也在那個沙洲上畫,但人家一看呢他不是亂七八糟畫什么魚啊牛啊什么東西,他是畫八卦。”

  問天畫卦之類的傳說,或許是后人給朱熹披上的一層哲人早慧的色彩,但勤思好學卻是少年朱熹的真正品格。

  就在小朱熹勤奮苦讀之時,傳來了一個舉國震驚的消息,當時以岳飛為代表的軍民奮起抗金,勢如破竹,曾一度進取中原。可是這位精忠報國的英雄,竟被以莫須有的罪名在風波亭慘遭殺害,而制造了這宗千古奇冤的奸臣秦檜夫婦,卻備受寵信,權傾朝野,飛揚跋扈。連普普通通的炸油條,后來痛恨秦檜的閩北老百姓都叫它油炸檜。

  眼看收復中原遙遙無期,使得當時年僅四十余歲的朱熹父親朱松抑郁成疾,他自知時日無多,便把家事托付給武夷山下五夫里的好友劉子羽。

  劉子羽是當時與岳飛齊名的功勛卓著的抗金名將,也因為得罪了秦檜,罷官回鄉。朱熹父親朱松去世后,劉子羽把朱熹母子從建甌接到了五夫里,翻修出一座五開間的小樓供他們居住,并在小樓周圍劃撥了菜地、魚塘,讓他們可以種菜養魚聊補生活之需。朱熹一生中大部分的學術活動,都是在五夫里進行的。

  一段臨終托孤的千古佳話,使得五夫里這個歷史上默默無聞的小鎮,成為了南宋時期,我們這個民族一種新的思想文化的發源地。

  幾天來,在朱熹家鄉考察的北京大學學者胡仲平,看到這里有那么多與朱熹有關的各種文物,不由得流連忘返。他沒有料到,在他動身外出的這幾天里,又有一個意外的收獲,在他借住的朱熹故居紫陽樓等待著他。這天早上,五夫里紫陽樓的廚師姜老伯和他的女兒又興沖沖地上街買菜了,他們要在胡仲平外出考察歸來的時候,犒勞一下這位辛苦奔波的學者。姜老伯一家忙活了整整一上午,看來又是在準備一桌宴席,當然不會是先前給中外學者們品嘗過的那一桌子朱子家宴了。

  當胡仲平看到這滿桌的飯菜時,他又驚訝得合不攏嘴了,這完全是跟朱子家宴不一樣的又一桌宴席!姜老伯告訴他,這一桌飯菜也是當年朱熹首創的,它的名字叫八卦宴。

  桌上的這些飯菜,按照東西南北中五個方位來排列順序,中間放置著一大盤用雞蛋羹做成的太極圖,邊上的菜肴,用它們的顏色分別代表了春夏秋冬四個季節,五個方位又分別暗示出金木水火土的五行,它們象征著由中國傳統哲學陰陽、五行、八卦所體現出來的自然與社會秩序。

  品嘗著這構思巧妙的宴席,胡仲平深切地感受到了朱熹學問的廣博與精深。

  姜老伯(武夷山市五夫里朱熹故居廚師):“因為八卦是比較深奧,所以老百姓很多都不懂,然后朱熹就把這個八卦做成宴席,來教我們當地老百姓,一直流傳到現在。這個乾卦是代表干性的東西,坤是代表濕性的東西,怎樣去調節人體的一些方面。”

  原來,八卦宴是當年朱熹為了向家鄉百姓講解理學知識,便把其中難懂的內容,比如周易八卦的原理,用飯菜的形式通俗化,起到普及文化的作用。

  朱熹的理學體系雖然博大精深,但其中不少的道理都源自于生活,并且為當地的老百姓們津津樂道。

  南宋時期,戰亂使得北方的士民大量南遷,把許多中原的先進文化帶到了閩北地區。武夷山以其秀美的山水與博大的胸襟同時吸納了儒釋道三教,山上的佛寺、道觀與儒學講堂比比皆是,一時間,武夷山成了當時的文化圣地。

  年少好學的朱熹正是出入于佛寺、道觀,并向武夷山下的很多大儒們拜師學習,這才吸納了儒釋道三教理論的不少精華,以儒學為主,總結出了自己以“天理”為核心理念的思想體系。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這個哲學體系的最主要的特點,實際上就是在當時的中國人的思維水平上,認識能力上,將理,道理的理,和氣,就是物質的氣,它們之間的關系,作了一個非常深刻的說明。理存在于萬事萬物之中,它賦予萬事萬物以存在的一種形式,我想理學的理論建構,是一種本體論。”

  在朱熹看來,這個世界的天理體現在世俗的生活之中,具體的就表現為“君為臣綱,父為子綱,夫為妻綱”的“三綱”,和“仁義禮智信”的五常。三綱五常的思想最初出現在漢儒對《論語》等著作的解釋中,后來朱熹通過對儒家經典的注釋,總結提高和完善了這些思想,把它們上升到了一個全新的理論高度。他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就是《四書集注》。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四書集注》到了元朝的時候,大約是1313年,元朝的皇帝曾經頒布一道詔書,就是以《四書集注》作為開科取士的標準,這一重大的舉措,使得朱子的思想,影響了中國元明清三個朝代,大約600多年的歷史,所以《四書集注》在中國的儒家學說史上,占據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在考察過程中,胡仲平發現就在五夫里街道旁,建有一個巨大的古代牌坊。經過詢問,他得知這個牌坊叫作節孝坊,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貞節牌坊,上面的字由清朝的乾隆皇帝御題,是表彰當時兩個在丈夫死后拒不改嫁,為丈夫守節終生的婦女的。朱熹的節孝觀在后來竟演化到如此禁錮人性的程度,這一點恐怕他本人在世時也未曾料想到。

  五夫里鎮的民間婚禮,至今還體現出朱熹當年的影響,保留著濃郁的古風:在婚禮舉行的過程中,要有這么一個儀式,那就是必須舉行一個由鄉里老人們參加的茶話會,在這個會上老人們在向新婚夫婦表達祝福的同時,還要向他們講述一些中國傳統的道德觀念。中國民間的倫理關系,就通過這樣的方式一代代傳承和延續下去,這在客觀上也促進了社會的穩定。

  那么,朱熹為什么要對建立以“三綱五常”為核心的封建社會秩序那么在意和強調呢?

  原來,南宋時期,由于中原戰亂,大量士民南遷,來到江南這片遠離中原文明的“化外之地”,尤其閩北地區更是處在江南的腹地。當時這里的社會秩序混亂,道德失衡,民間紛爭不斷,影響了人民生活的安定和社會生產力的提高。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當時由于社會處于一種不安定的狀態,社會的家庭的倫理關系,也受到重大的沖擊。在這種情況下,就有儒家的思想人物要出來救世,他們必須提出自己的針對社會現實的理論問題并加以解決。”

  但朱熹濟世救民的主張,在當時的社會現實中卻屢遭碰壁。他十九歲中進士,一生中曾有過四次出任地方官員的經歷,做過的最高官職是在花甲之年充任當時皇帝寧宗的宮廷教師。朱熹充分利用講學的機會,多次直言不諱地批評朝廷的過失,這使得聽慣了奉承之言的皇帝大為不快,授課僅四十余天就辭退了他。

  朱熹的救世主張雖然為南宋統治者所不喜歡,但他高潔的操守和救世的情懷卻贏得了許多社會賢達與百姓的贊賞。在閩北生活的這些歲月,他也與鄉鄰結下了深厚的情誼。在五夫里,我們還驚喜地發現了當年朱熹倡議設立的五夫社倉,在歷經八百多年風風雨雨之后,依然完好地保存了下來。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當時朱熹在這一帶教書,也考慮到這一帶的民生比較貧困,他就利用自己的影響力,鼓勵當地的政府官員來興建了那么一個五夫社倉,碰到饑饉之年能夠舒緩老百姓的貧困,救助大家的饑餓。從此我們國家的那個社倉的制度,那種糧食賑災的制度就開始向州縣以下的級別發展,擴展到了鄉鎮這么一級。”

  在五夫里還流傳著這么一個故事:一天,朱熹來到女兒女婿家中,女兒因家貧,只能用蔥湯麥飯來招待父親。沒想到父親看到女兒心里難過,就當場寫了一首詩來安慰她:蔥湯麥飯兩相宜,蔥補丹田麥療饑。莫道此中滋味薄,前村還有未炊時。

  看著這簡單的蔥湯麥飯,胡仲平感受到了朱熹當年安貧樂道,心憂黎民的胸襟。

  船夫黎國慶:“五曲山高云氣深,長時煙雨暗平林,林中有客無人識,欸乃聲中萬古心。”

  朱熹終其畢生的精力為中華文明尋找著方向,為后世百代樹立了人格,為中國哲學開拓了新境,同時也深刻影響了日本、朝鮮和越南這些國家的文化。

  胡仲平(北京大學儒藏編纂中心學者):“朱子學后來又傳到朝鮮跟日本,對日本和朝鮮的學術和文化產生了很大的促進作用,并且影響到朝鮮日本的政治和軍事。”

  朱熹和孔子一樣,是對中國乃至世界文明,作出了特殊貢獻的思想巨人,正如當代一位國學專家所評價的“東周出孔丘,南宋有朱熹。中國古文化,泰山與武夷。”

轉載文章請注明來源『武夷山旅游資訊網』并做好鏈接,謝謝支持!

·前一篇文章:游武夷山萬春園
·下一篇文章:武姨山的游記

.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