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武夷山旅游中秋
快速鏈接:武夷水秀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景區門票預訂和九曲溪竹筏票預訂】!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印象大紅袍門票預訂】,提供免費送票服務!

武夷山“黑導游”老王

  陳巖鋒

  我們7月13日到武夷山的時候還不到凌晨四點鐘,雖然在列車上費盡心機找到了臥鋪,但由于時間并不充裕,又閑聊耽擱了一會兒,身體過于勞頓,休息也不是十分充足。身體仍舊有些疲憊,精神顯得萎靡不振。等我們和零星的幾個人下了火車,走出空曠的車站以后,還發射著朦朧的睡意。我預想了一下,今天如果以這樣的狀態旅游,一定不會有好的收獲。果不其然,事故雖然沒有發生在休息欠缺上,但的確今天并不很愉快。

  武夷山火車站并不很大,畢竟它只是一個才成立不久的縣級市,有這樣大規模的火車站已經不小了。而且這還是受武夷山旅游風景區的恩惠。走出車站,由于城市的燈光不太明亮,顯得這個城市昏昏沉沉的,詭秘得很;再則,由于SARS才結束,正是旅游淡季,游客本身不多,而坐這次列車旅游的游客更沒有幾個,站立在孤聳而黑暗的出站口,望著稀疏的幾個人,甚至感覺到有些恐懼。這種恐懼和不安一方面來自于處身于空曠又死寂的廣場,也來自于灰暗而搖曳的燈光,而且,還有初到生疏地的警惕心理。這些都不會使我感到可以輕易接受這個城市。并且認為它是安寧的。我才努力掙脫了這種死寂的圍繞,心情稍微舒緩一些,片刻間,又被煩雜包圍了。不知從何處圍攏過來的糾纏不休的“熱情”過了分的幾個中年婦女拉客者,更是叫我惶恐不已。好象今天到這里就是要被屠宰掉一樣。由此,可以說,武夷山的人們給我的第一個印象是我無法忍受的,如果進一步,也可以說他們的表現是我非常嫌惡的。

  到武夷山旅游區需要一段距離。圍攏過來的幾個年輕司機好象意圖和這幾個婦女搶奪生意,故意大聲吆喝著說:只需要4、5元錢就可以把你們拉到武夷山腳下。看著他們那種咄咄逼人的氣勢,我更加擔心自己的安危。我的確沒有那么大膽量,在這黑咕隆咚的夜色中和幾個年輕力壯的漢子走。因為我想,在別處所發生的那些恐怖情節誰敢保證在這不會出現?我不得不考慮到這些。于是我們就在幾個唧唧喳喳的婦女的簇擁下來到了站前靠右手邊的一家旅店。

  旅店不是很大,由于是凌晨,大廳除了我們兩個旅客,就是她們幾個婦女。我們住的是鐘點房,到早上只需要20元錢。交涉好了以后,由于實在勞頓,躺倒在不是很潔凈的床鋪上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如果不是旅館的女主人在7:30的時候把我們從睡夢中叫醒,不知道我們能睡到幾時。按照幾個小時前我們商量好的條件,車和導游由他們出。我們就在火車站乘上了的士,踏上了旅途。

  武夷山“黑導游”自我介紹姓王,我為什么叫他“黑導游”呢?原因有四:首先,老王長得的確不是很白,也許原來也不黑,但是從事的這個職業,沒天沒日地風吹日曬,即使白皙的也難免變得黑黝黝的了;其次,老王不是那種有正當“營業執照”的導游,按照我們約定俗成的叫法,我們一般將這種導游叫做“黑導游”;第三,老王雖然一直和我們套近乎,他的動機的確是“黑”,雖然被我戳穿了詭計,但是依舊堅持自己的觀點,說明他“厚黑學”學習得的確不一般;第四,老王實際上也并不很“黑”,更不是黑社會人士,否則我們根本無法脫身。何況,在我戳穿他的詭計之后,他惶恐的眼神告訴我,他良心是不安的,也可證實他不很“黑”。不過,畢竟他還是“黑”了我們,所以我叫他為“黑導游”也不為過。

  老王是拉我們住宿在這里的旅店女主人的丈夫,聽他介紹說自己是江蘇揚州人氏,后隨父親南遷到此處,已經在武夷山居住了將近50年。老王戴了頂草帽,穿著拖鞋,屬于不必減肥的那種人。聽他說很愛好吸煙和喝酒,這是在鄉鎮企業局做辦公室工作時養成的。聽老王說,他是由于厭倦了工作,在98年或者是99年退下來的(具體那一年我已經忘記了)。他說,現在做個導游,既可以游山逛水,也可以修神養性,鍛煉身體,還可以交往全國各地的很多朋友,這是死板的辦公室工作無法企及的。他說現在的身體狀況比前幾年好了很多。

  老王說得一點不差,他的腳力真是厲害。即便我比他年輕20余歲,也感覺不如他的勁頭大。看來人在自然環境下還是要好得多。我不由自主地又開始強化了早已萌發的退隱山林的心思。

  老王對武夷山的了解很詳細,算是一個武夷山通。我們才登上了的士,他就開始滔滔不絕地解說,直到我們不愉快的分手。

  老王雖然從官方崗位上退下來已經好幾年,但是他的路子卻沒有斷絕,和旅游景點檢票人員的關系保持地依舊十分好。從他們隨便的言談舉止中就可以感覺得到。何況,他還是一個沒“營業執照”的黑導游,能保持住這樣的關系更是不一般。因為,老王說,那些通過小路帶游客到這里旅游的“黑導游”是要罰款的,而他卻不必為此擔心。

  不過老王講得有些話卻叫我擔心起來。原因很簡單,記得今天凌晨,他的妻子,那個微胖的中年婦女告訴我,一天的時間是根本不可能旅游完畢武夷山的。而他卻說,如果快一點則可以游耍完畢。他還說,即使很多正規的旅行社也是盡量縮短路程,減少景點,但是收費卻不減少。他這樣說,只能使我留了一個心眼:老王會不會也來這一手呢?

  為了防備他來這一手,他買票的時候我就在身后看著,事實證明這種懷疑是非常必要的,他的確也是玩了手段:只買了23元的水簾洞--大紅袍和22元的一線天--虎嘯巖的門票(而且沒有買保險),而最貴的一個62元的門票卻沒有購買。不過,由于旅程還沒有結束,我也只好裝作沒事一樣。等待夜色將要籠罩了四周,我們瀏覽了一下已經關門的朱熹紀念館,就匆忙結束了今天的旅程。

  我們回到旅店,他到隔壁一家旅店向一位與我們同行的50余歲攜帶孫子旅游的廣東梅州人要了今天的導游、車輛、門票費用之后,就到了他夫人開的這家旅店。他坐下之后,拿出了三張門票。我仔細看了一下這幾張門票,那價錢最貴的一張,即62元的那張,日期卻是2002年12月份的。我于是便開始質問他怎么回事。老王的面色頓時變得非常陰沉而難堪。告訴我說,已經帶領我們游過了這幾個景點,無非是利用自己的關系逃掉了門票(他開始說,武夷山的門票不好逃)。而我拿出了旅游地圖告訴他說,我們只旅游了二個景點,中間根本沒有游覽。指出這點以后,老王見詭計敗露,便開始敘說自己多么辛苦,多么不容易。

  如果說不承認老王的辛苦和服務的熱情是極端丑惡的。他所了解的武夷山的掌故,使得我們茅塞頓開,他對待我們也是彬彬有禮,即使對待那個不懂事的孩子,為了怕他出事,他也是時刻牽著他。除了因為這個門票的欺騙外,老王還是以自己的付出贏得了我們的尊重。

  正在我們交涉幾乎成功的時候,即早上給他的200元,我們不再索要應該歸還給我們的一部分的時候,好象是他的一個親戚,長了很多疙瘩的黑臉漢子跑進了2樓我們放置行李的房間,大聲吼叫道:你們是黑吃黑。你們應該再給他一部分,算是大家都占點便宜。我本來想解釋,一看他這樣氣勢洶洶的架勢也只好作罷。等他發泄地差不多了,我說,有理不在聲高,你也不必大喊大叫。難道你們還不叫我們離開這里不成?他說,我可沒這樣說。沉默了片刻之后,他感覺我們并不是可以嚇唬就可以解決問題的,于是灰溜溜地離開了房間。

  老王依舊喋喋不休地敘說自己的艱辛,說得我們不得不為之動容。不過,我們已經讓步了,難道還不夠嗎?最后他說,再給30元算了。我邊從衣袋里拿出10元錢塞到他手中,邊說:你也不容易,我們也十分感激你,但你這樣得寸進尺,有些過頭了。他尷尬地看了看10元錢,不悅地塞在衣袋里快速離開了。想起來他剛才發誓說,要是沒有帶我們旅游那一個景點,他就跟我的姓,已經做了父親,馬上做爺爺的老王的顏面可算是叫我唏噓不已。

  老王羞愧地走了,好象這件事情已經完結,但是我們依舊忐忑不安,畢竟在這里我們人生地不熟。我們又開始擔心會不會也遇到那些觸目驚心的遭遇。盡快離開這里是我們的真實想法。整理完畢了行李,出了旅店正好遇到了回家的老王夫婦,她氣憤地說:今天我們家老王還不如做工呢。她這樣的話雖然并非暗藏什么殺機,但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我們在外邊連飯都沒吃,在對面的一個超市買了方便面和武夷山的特產小吃以后,就躲避在了悶熱的火車站里。這時刻,我焦急地望著夜色籠罩著的黑黢黢的難以叵測的武夷山市,直到23:36登上了西去的火車,受到驚嚇的撲通撲通的心臟才算安寧了一些。

轉載文章請注明來源『武夷山旅游資訊網』并做好鏈接,謝謝支持!

·前一篇文章:火車票“手續費”問題
·下一篇文章:什么是自助游,什么樣是叫做自助旅游呢?

.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