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點擊這里給我發消息

武夷山旅游中秋
快速鏈接:武夷水秀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景區門票預訂和九曲溪竹筏票預訂】!
武夷國旅-提供【武夷山印象大紅袍門票預訂】,提供免費送票服務!

印象武夷系列三: 失落的文明——閩越古城

  要認識福建,不能不先了解閩越王城,就像要認識中原,不能不先了解河洛文化一樣。

  在距離武夷山市北部35公里處的興田鎮境內,有一個依山傍水的古村落,叫城村。而城村就是幾千年前,閩越王城的所在。初到城村的時候,首先進入你的視線的是這里修葺一新的博物館,仿古建筑的布局,讓人從踏入這里的那一剎那開始,就會彷佛進入了歷史的沉思之中,在博物館里,你可以看到兩千年前的瓷缸、管道以及各種金屬工具。這些東西絲毫談不上精致,但是很有力,很樸實,正是這些東西,帶著每一位到這里的客人,去探訪了這失落千年的文明。

  說到這些文物的出土,就要從1958年初春的一個早晨說起,城村的兩個村民來到位于村莊西南側的北崗山上開荒種地。誰知,幾鋤頭下去,竟挖出了幾塊殘破的瓦片。起初,兩人對挖出的東西并不太在意,可是,當他們拂去瓦片上的泥土、看清楚上面排列齊整的一道道線條紋路時,才感到這幾塊有著漂亮紋飾的瓦片與以往見過的陶盆瓦罐大不相同。他們開始疑惑起來:在這個村里人不常上來的山頂上,怎么會掩埋著他們從未見過的瓦片呢?

  這幾塊殘破的瓦片很快被送到了當地文物部門。此時,正在武夷山地區進行文物普查的考古隊得知這一消息后,也趕到城村。在村子的西南側,他們又發現了大量裝飾有繩紋、印有文字的陶片、瓦片。 經考古專家初步鑒定,這些陶片、瓦片為漢代文化遺存。而在城村西南側竟有如此眾多、且分布又如此密集的古代遺存,這一區域很有可能是一處古城遺址。這個推測,令考古專家們也大為震驚,因為,在此之前,福建境內還從未發現過漢代遺存。從那以后就揭開了距今兩千多年前的漢代古城遺址的神秘面紗,開始尋找那失落了千年的文明。

  經歷了幾次長時間的考古挖掘,整座閩越古城才慢慢的現出它一部分的樣子,由于戰火的蔓延,剩下的多是一些殘垣斷壁,而如今再去探訪,已長滿了青草,沒有宮殿,沒有古屋,也沒有花園。只能依稀的從宮殿的遺址、城墻的遺址、和王城浴池的遺址看出當年的繁華。還有那口經歷了千年風雨洗禮的古井,依舊冒出甘甜的井水,滋潤每一位到這里的客人的喉嚨。

  而關于閩越古城,在《史記》上只有1256個字的介紹:這個曾經在南中國——泛珠江流域建立了恢弘文化的政權被稱為百越。

  距今兩千多年前,那是一個烽煙四起、群雄并立的年代,楚越兩國間發生了一場戰爭,越國戰敗,越王被殺,越王勾踐的后裔——無諸與越國臣民,輾轉來到福建武夷山一帶的山區,定居下來,并逐漸形成一個閩越人的部落。他們在這里砍竹作筏,靠捕魚獵獸為生。漸漸的,閩越人的部落又強大起來,無諸做了部落首領后,便立國稱王。秦始皇統一中國后,為強化中央集權,在閩越人的聚居地設立了閩中郡,閩越王無諸被削去王號、廢為君長,這自然引起閩越人的強烈不滿。所以,當劉邦率大軍直搗秦都咸陽時,閩越人也匯入起義的浪潮中,幫助劉邦推翻了秦王朝。劉邦登上皇位后,立刻封無諸為閩越王,讓他在當地建立國家。在這之后的幾十年間,閩越國國力日益強盛,一時間,閩越軍南征北討,很快將勢力擴大到整個福建地區。直到公元前110年,閩越王余善擅自稱帝,漢武帝才不得不派兵滅掉閩越國。為避免后患,漢武帝下令,將閩越國人全部遷往江淮地區,恢宏一時的閩越王城,也在漢兵燃起的熊熊大火中,變成了一片廢墟。 就這樣,閩越國的歷史在進入到第92個年頭就停止了,此后的中國歷史中再不見它的影子。

  而關于閩越王城,還有一個最重要的問題,那就是關于中原文化與臺灣文化的關系,這個問題,是目前國內學術界的熱門問題,也是國際漢學界的關鍵問題。

  著名歷史學家連橫先生對于最開始的臺灣-福建的“閩-臺文化圈”,就有一段關于臺灣早期住民的描寫,這段描寫被收錄于其恢弘巨著《臺灣通史》當中,而當中的描寫無論是從民風民俗,還是從五刑六典上看,這種風俗和當時的閩越國極為相似!顯然臺灣的文明是從閩越文化過渡過來的,而閩越古城所在閩北,閩北與江西婺源、安徽績溪、浙江紹興等漢文化集散地均一衣帶水。正是因為閩北古城的先知先覺,這才導致了整個閩地文化的勃興,從宋代的閩學——朱熹理學到后來的閩學南遷——臺灣地方學術體系的建立,直至泛亞太漢文化圈的形成。讓人驚嘆的是,這個氣勢龐大的思想系統工程,居然是“亦有小慧”的閩越人創造的。

  而據陳孔立先生主編的《臺灣歷史綱要》稱,臺灣早期住民的成份比較復雜,大部分屬于南亞蒙古人,他們是直接或間接從大陸移居臺灣的。南亞蒙古人發源于我國北方,一支從東部沿海南下,散居在東南沿海一帶,古稱百越。百越族又分許多支。其中,閩越族主要居住在今浙江南部和福建東部沿海。閩越族是何時遷移臺灣的呢?有的學者認為:在新石器時代中期,有一支越族自我國東南沿海分數批渡海到了臺灣,一部分留下來與先住在那里的矮黑人相融合,后來成為泰雅、賽夏、布農、朱歐等人的祖先而這一切也在現代DNA技術的驗證下得到了證實。

  如今,在這個古村落里居住著兩千多人,村里的居民主要有林、李、趙三大姓,三姓都是中原望族,都有世系家譜為證。距今一千多年前,他們的祖先為避戰亂,先后由中原逃到這里,家譜顯示,林氏是最早來到城村的,但那已是閩越國滅亡的幾百年以后了。

  如此看來,來自中原地區的城村人和這座古城之間,其實沒有任何的延續性,就像閩越國失去了后來的歷史,而城村則失去了早期的歷史,它們中間相隔了幾百年,這幾百年是一個歷史的空白。當城村開始一段嶄新的歷史時,閩越王國早已成為一段記憶,它曾經的輝煌與悲壯也成為了失落千年的文明了。

轉載文章請注明來源『武夷山旅游資訊網』并做好鏈接,謝謝支持!

·前一篇文章:印象武夷系列一:游遍九曲觀山水 丹山碧水美如畫
·下一篇文章:快去武夷山看大型實景演出印象大紅袍啦

.
广西快乐双彩结果